写文自娱自乐

写理想,写现实。

守誓者/风起(阿克琉克x索迩)-4

(四)

  少年的身影在洞穴里飞速的闪过。

  下一秒,他刚刚停留过的地面炸裂开来。

  他的身形顿了一下,明显有点体力不济,只这一秒的功夫,他险些没有避开紧追不舍的风刃。

  他脸侧的岩石被风刃削成了碎片,飞溅的石子在他的脸颊上划下了一条长长的血口,再迟钝一秒,开花的就是他的脑袋了。

  少年抬起头,苍白的面颊上有一双全黑的眼睛。

  “阿克琉克,你要把凝腥洞穴毁了吗?”少年于喘息间打趣道,而后他脚底一拧,身形及其迅速的离原地划开了数步之远。

  而他原来站立过的地方,金色的阵法一闪即灭。

  “我可不像火焰那么蠢,难得逃出来的机会,竟然轻易就被你抓回去了。”

  “那你又能撑到什么时候呢?”

  男人平举手臂,魂力自他修长有力的指间释放出来,暴戾的风刃紧追在少年身后,终于在少年力竭后,让他的左肩结结实实的挨了一记。

  顿时血流如注,伤可见骨。

  “别挣扎了。”男人俯视着少年,狭长如猎鹰般的眼中眸光冷冽,“你附体的不过是一具普通的血肉之躯,本来就承受不起你们的灵魂,现在如此大肆动用魂力,或者是你不想回去,更想死在外面?”

  少年跌坐的地面再一次亮起金色的法阵,但是法阵尚未来得及运转,便被打破了,金色的纹路里显而易见的被黑色的纹路腐蚀出残缺的一角。

  男人皱起眉头。

  “这么多年我们也不是没有长进啊。”少年咳出一口血,裸露在外的苍白皮肤上爬满了黑色的裂痕,他牵起一侧唇角,露出的笑容颇具侵略性。

  “那你是宁可死在外面吗?”男人依旧皱着眉头,声音低沉。

  “这是情理之内的事情吧,被囚禁了近千年,谁不渴望自由呢?”少年仰头看着男人,漆黑的眼底突然划过一道流光。

  “阿克琉克,你不也一样吗?”

  “不死的滋味好受吗?”

  少年的话音刚落,男人突然侧身错开一步,一道凌厉的风刃堪堪从他身侧划过,卷起一道气浪,切进他身后不远处的石壁之中。

  男人惊讶的看向洞口处,苍茫的风雪中出现了两道身影。

  “忘了和你说,我也不是一个人啊。”少年摇摇晃晃的撑起身,靠在了石壁上。

  洞口处,西鲁芙和铂伊司的身影已然清晰。

  “你们知道你们在做什么吗?”男人沉下目色,隐隐压着怒气。

  而回答他的,却是少女手下无数的风刃以雷霆之势破空而来,这些风刃叮叮当当的切到气盾上,最终两方魂力冲撞,爆炸开去。

  尘土飞扬中,男人飞身一步截住了打算趁乱逃进洞穴内部的少年,却又被突然袭来的乱流逼得不得不退了开。

  他指尖凝结的风刃与气盾同发,截断少年前路得同时,又一一挡掉了少女狂风骤雨般的攻击,他的手臂一起一落,洞穴内原本并不算流通的空气突然平地卷起一道风墙,彻底堵住了进入洞穴内部的道路。

  他的余光于交战中瞥见一直未见动作的银发少年,一记风刃甩过去,正打断了少年吟唱的神风织索。

  也就是这一眨眼的功夫,少女巧妙的绕过了男人,破开了风墙,为重伤的少年开了一条路,而后回首一道大范围强气流,逼得男人倒退到了洞口处。

  一切尘埃落定时,被附身的少年已然不知去向。

  少女踏着混战后的尘埃从洞穴中走了出来,她昂着头,最终在男人身侧停了下来。她十五六岁的年纪,身高还只能达到男人的胸口,但是她的气势,却是非常具有压迫性的。

  “阿克琉克。”少女依旧目视着前方,“虽然我知道这么多年来,你是因为和父王的一个交易才答应守护因德的,但是在因德最脆弱的这几年,的确是因为你的保护才让因德可以幸免于他国的侵略,所以我还是谢谢你。”

  “也谢谢你曾以师友的身份教导我们魂术。”

  少女顿了顿,而后于雪光中侧过了头,琉璃一般的眼眸里倒影着男人从来不曾变化的面容,冷的仿佛这满天飞冰雪。

  “但是从今以后,因德有我。”

  “我有我选择的路,也希望你不要挡我的路。”

守誓者/风起(阿克琉克x索迩)-3

今日份脑洞。

(三)

  空旷的大殿中,风源的一国之君端坐王位之上。

  “父王,您不是说要等到我长大成人吗?!”少女一把推开紧闭的殿门,飞身扑到风帝的膝前,娇艳的脸庞因惊慌而有些失色。

  风帝抚摸过少女柔软的头发,眼中满是怜惜的深色,“乖女儿,我和你的母亲会一直看着你的。”

  “求求您,别丢下我一个人。”女孩握住风帝的手贴上自己满是泪水的脸颊颊,拼命的摇着头拒绝。

  “西鲁芙。”

  风帝把少女从地上扶了起来,为她拭干了泪水。他把头上的皇冠摘下,戴在了女孩的头上。

  女孩刚满十二岁,双肩依旧瘦削,皇冠对她而言还是大了些。

  风帝伸出双手,抬起了女孩啜泣的脸颊,又将王冠扶正。

  “从今以后,你就是因德的王了。”

  “你要记住,因德的王不会低头。”

  是的,因德的王绝不低头。

  印象中有谁扶上了自己的肩膀,那个逆光站在阳光中的少年,有着一头如月色般温柔的头发,他的五官已经退去了孩童时稚嫩的模样,显现出男性特有的魅力来,他穿着一身月白的长袍,身上散发出浅淡却让人印象深刻的香料味,像温柔的水,轻柔的风,像着世间最安全的羽翼。

  “西鲁芙。”

  少女猛地张开眼,她的面前一个一岁多的小男孩正咧嘴笑着,咿咿呀呀的向她伸出一双胖乎乎的小手。

  小孩长的像个白嫩的团子,围着一圈毛领穿的像个球,走起路来绊绊磕磕的。

  少女看着小孩伸出的手,冰蓝色的眼睛眯了起来,没动。

  她修长白皙的手指敲击着桌面,于是安静的房间内便一直回荡着清晰的叩击声。

  一下一下的,不疾不徐,却有点让人慎得慌。

  小孩手伸的累了,便怏怏的收了回去。

  “你打算一直把他留在这里吗?”坐在案几对侧的少年放下茶杯,说道。

  少年正是少女方才记忆中的少年,只是仔细看去,却又要比记忆中年长了一些,成熟了一些。

  “当然不。”少女终于收回了敲击桌面的手指,她斜倚在案几上,修长的双腿从雪白的裙摆下伸展出来,她的身段玲珑,腰线很高,已经展现出了几分女人的魅力来,“放在这里太容易被他找到了。”

  “他还有用,我不想这么轻易就放掉这枚棋子。”

  少女撑着脑袋歪着头,沉默了片刻又突然道,"铂伊司。"

  她的声音不大,有点像自言自语。

  “我有时候真的很生气,一想到那个家伙守护因德完全是另有所图,而且还搭上了我父王的性命,我就恨不得杀了他。”

  “可是有时候回过头来我又会想,这又能怪谁呢?如果我不是一个女孩而是男孩,或许当初王室内就不会有人造反,或许祭祀也不会趁乱去算计守誓者,或许后来的一切就都不会发生。”

  “可是这世上没有如果。”少女突然叹了一口气,而后露出一个阳光明媚的笑容,“不然我就见不到你了,对吧?”

  “所以还是会有好的事情发生的。”

  少年望着女孩姣好的面容,而后又将视线投向了窗外飞舞的细碎雪花,他的声音就像远古的诵诗声,很是能抚慰人心。

  “既定事物的发展并不会以你的主观意志为转移,不是你,也会是一样的结果,或许他能做到的,还不如你。”

  “西鲁芙,你已经很好了,因德百姓对你的爱戴,就是最好的证明。”

  少年看了看案边的小孩,继续道,“不如把他放在我那里吧,我带他回风津道,王宫里总归是人多眼杂,不如风津道清静。”

  “而且我想,阿克琉克也未必真的会来找他。”

  毕竟失而复得,或许不要被卷进斗争,可以平安的渡过一生反而更好。

  可是在这魂术的世界里,又有谁能真正的置身事外呢。

守誓者/风起(阿克琉克x索迩)-2

才说了想日更,就因为连续两天加班啪啪打脸,再一次写跑偏,任由剧情带着背景跑也是挺有趣的🤣

(二)

  旷野里满地焦痕与裂痕。

  因魂力不济落败的少年显得很不甘心,对自己实力的绝对骄傲和自信让他不太能接受眼前的事实。

  他有一头如火焰般张扬的短发,与风源人久不见日晒的白皙皮肤不同,他裸露在外的肤色是日晒的小麦色。

  站在他对面的男人看起来并没有什么过人之处,除了出色的五官和一双如猎鹰般的眼睛让他看起来并不是那么平易近人,他的身上并没有可以探及的魂力流动,这样的人混在人群里就跟普通百姓没什么两样。

  “你是谁?”少年啐掉一口血沫,恨恨的道。

  “七度使徒。”男人面不改色,可是这话听在落败的少年耳中怎么听怎么像嘲笑。

  他怎么可能敌不过一个风源的最低位使徒?不是说风源的王爵和使徒在数年前的内战中都死的差不多了吗,新一代的王爵和使徒还没有成长起来,怎么会独留一个七度使徒?

  怎么想都是骗人的,偏这个家伙连个合理的解释都懒得给,也太随意了。

  “你们火源对风源的试探最近实在是过于频繁了,是因为你们的祭祀已经无暇顾及你们了吗?”男人面色冰冷,显然不是什么好脾气的人。

  “这可是风火的交界处,本就没什么明确的界限划分,有两国的王爵使徒出现在这里是很正常的事情吧,你不也出现在这里了吗?”少年挑起一侧唇角,笑容挑衅。

  天知地知你知我知,可我就不承认,你能怎么办?

  他笃定这个人不敢动他,风源这几年一直在休养生息,数年前的那场内战着实让他们折损的太狠了,现在公开宣战,对风源并没有什么好处。

  “你很聪明啊。”男人眯起灰褐色的瞳孔,危险的意味不言而喻。

  少年还未来得及听清男人的下一句话,突然间却发觉自己的周身不知何时被撑起了一层透明的气壁,而气壁内的竟然没有空气。

  没有空气作为介质,他根本听不到外面的响动。

  而没有空气,他也根本没法呼吸。

  “不杀你可以,但折磨你的方法却有很多。”

  少年被关在真空的空间里,体内的血液因低气压开始沸腾,肺内的气体简直像要炸开一样,而魂路的持续修复又让他不至于快速昏厥。

  少年的脸颊涨的紫红,最终双膝一软跪了下去。

  男人低头瞧了一眼,终于在少年昏厥后撤掉了气壁。

  “鬼才信你是七度使徒,阿克琉克。”

  空气里突然响起银铃般的笑声,与此同时,一个女孩从男人身边显影出来,她七八岁的模样,看起来就像一只冬雪中的蝴蝶,既美丽又虚幻。
  
  “那殿下打算给我一个更合理的身份吗?”男人伸手揽过女孩,将她护在自己的披风下。

  “好吧,那就委屈你了。”女孩翻了翻她灵动的大眼睛,颇为中肯的道。

  而后她又看向雪地里不知死活的少年,“他死了吗?”

  “你想让他死吗?”男人问道。

  “现在还是不要了。”女孩扬起白净的脸庞,如同一位高贵的王者,“等我可以守护因德的时候,挡我路的人,都得死。”

守誓者/风起(阿克琉克x索迩)-1

我来填坑了,和之前发出来的那篇守誓者的架构是差不多的(不用找了我已经删了😑),这个是重新写的,私设严重,看cp就知道了。

此外我有日更的心,但是可能没有日更的脑子,摊手ㄟ( ▔, ▔ )ㄏ

以下正文,我的座右铭已经要变成挖坑自娱自乐了🙄

(一)

  被压缩成细线的气流飞速旋转着,从四面八方汇集过来,环绕成一个密闭的球体不停的向着中心压缩。

  透过气流卷起的朦朦雪雾看进去,球体的中心正跪着一个女人,魂力从她的掌心喷薄而出,凝成无比坚韧的气盾,而女子的臂弯里正抱着一个尚在襁褓之中的婴儿。

  飞速旋转的气流不断压缩,比尖刀还要锋利的细线切割在气盾上,两方抵抗下,气盾应声而碎。随后气流骤然紧缩,却在压缩至一半大小时突然停住,只见原本规则的球体因为内部的抵抗力而出现了不规则的边角,一点点的展露出破裂的趋势。

  气流的外面站着一个小男孩,两岁的模样,却安静的像个大人,他面无波澜,一双眼黑漆漆的,没有眼白。只见他抬起手,纤细稚嫩的五指隔空虛握,那几乎要溃散的空间便再次凝成钢筋铁骨,向中心挤压过去。

  女子咳出一口血,苍白的面容上流露出绝望的神色,她将怀中的婴儿紧了紧,掌下的魂力越来越不稳定,眼看就要抵抗不住被这千万的风刃绞成血沫。

  突然,飞速旋转的气流从中心爆炸开去,烟尘散尽后,女子的身边多了一位男人,男孩眼底的惊讶还没来得及敛去,他的脚底突然圣光大作。

  阵法以男孩为中心,从他脚底蔓延开去,金色的纹路爬上他的双脚一直向上直到他的头颅,像锁链一般牢牢的将男孩锁在了阵法里,动弹不得。

  男孩痛苦的跪在地上,粘稠的黑色浆液一点点挣扎着从他的身体里渗透出来,被金色的纹路锁住,收进阵法里,突然男孩抬起头,用不可思议的眼神盯着男人,恶狠狠的说道,“阿克琉克,你违约!”

  他圆睁着眼睛,突然仰头大笑,如此一番动作神情放在一位孩童身上,竟说不出的阴恻诡异。他的笑声尚在继续,突然阵法金光一收,最后一丝黑色浆液被强制剥离,而后随同阵法一起消失无踪了。

  失去意识的男孩倒在雪地里,面目纯净,如同一名坠落凡间的天使。

  “你是谁?”

  女子将怀里的婴儿抱的更紧了些,她已是强弩之末,只是强撑着一口气而已。

  “守誓者。”

  男人回答的时候,女子寂灭的眼底突然流露出希望的光辉,如同回光返照一般。她的眼眶盈满了热泪。

  “风帝呢?”女子颤抖着问。

  “还活着。”男人答道。

  女子突然笑了,鲜血从她苍白的唇间溢了出来,滴落在雪地上,她无比眷恋的看了看怀中的婴儿,而后把她递给了男人。

  女子最后说道,“她是因德的未来,请你守护好她。”

最先动情的人,剥去利刃,沦为人臣。

其实更喜欢不大萌的版本,但是lofter上播不出来😔

光(爵迹同人,无cp)

发一篇完整的,6000字左右。

(一)

         微弱的蓝色幽光在冰冷的大理石地面上折射出点点荧光,这仿若鬼火般的荧光下映衬着一条红褐色的水洼。

  水洼随着渐近的脚步而出现一点点波动,显然是还未凝固。

  黑发银衫的青年在一地的断肢残臂前弯下腰,拾起了那把巨大的断剑。 他满身血污,却依旧掩盖不了那一张英俊非凡的脸。

  他的轮廓深邃,瞳孔像夜一样漆黑。

  “恭喜你啊,零度。”

  索迩的衣领交叠着一圈动物皮毛,他的双手依旧带着麂皮手套,他干净整洁的站在一旁,从头至尾,穿的妥帖暖和,却不由自主的一阵阵脊背发凉。

  他旁观了整个修罗场,此时此刻,他只觉得自己脸上的笑容快要挂不住了。

  于是索迩转移话题,“他有交代什么遗言吗?”

  风津在青年的手中化作一缕缕黄金魂雾,像秋风吹拂的落叶一般,旋转着被吸纳进了胸口。

  “有。”

  当最后一缕黄金魂雾被吸收进爵印之后,青年抬起了头,他漆黑的瞳孔看向索迩,平静的眼底并没有什么波澜起伏。

  就像他似乎并不知道,自己刚刚做了多么令人心生恐惧的事情。

  他的脸上也没有什么表情,至少从表面上看,他的确没有什么表情。

  “他说,要守护银尘。”

(二)

  白讯被吉尔伽美什攥在了掌心,星星点点的散进了空气里。

  他难得的皱起了眉头,目色凛冽,就像沉了万年的寒冰。

  他的身后,床榻上午憩的银发青年正悠悠转醒。银发青年做了一个梦,可是梦醒之后,他能记住的却不是很多。

  他隐约记得有一个黑发少年叫他王爵,他对着他笑,那笑容就像初春的第一缕阳光,温温暖暖的直射进内心。

  少年的名字,叫麒零。

  “王爵?”

  银尘坐起身,看到了站在窗前的吉尔伽美什。他翻身下床,走到了吉尔伽美什的身侧。

  “王爵,你在看什么?”

  银尘循着吉尔伽美什的目光看向窗外,可窗外除了火源特有的地形风貌外,并无其他。

  这风景,初来乍到的时候的确觉得很是新奇,可是几年之内多次盘桓,也就没有什么好看的了。

  银尘兀自纳闷,吉尔伽美什却突然问道,“银尘,你还记得麒零吗?”

  “你的使徒麒零。”

  银尘愣了愣,他知道王爵从来不会主动去提麒零,因为银尘忘记了一段关于麒零的很重要的记忆。

  吉尔伽美什看向银尘的目光突然有些不忍。

  银尘只觉心口很凉,他脑子里嗡的一声,双膝一软就跪在了地上。

  “银尘。”吉尔伽美什矮下身,抱住了自己的天之使徒,他很是心疼,却又不得不如实告知。

  “麒零死了。”

(三)

  “麒零!”

  银尘飞快的在人群中穿梭,往来的行人甚至被他撞的一个趔趄,他来不及道歉,只怕稍微一错神,那个熟悉的身影就会被淹没在人海里。

  他确定他看到了麒零,哪怕他们已经有多年未见,他还是可以一眼从人群中认出,那个曾经把他当做神一样来摩拜的小使徒。

  他的使徒,已经从一位懵懂无知的少年,蜕变成了一位成熟稳重的青年。可是这名青年,却好似全然听不见银尘的呼唤一般,只是自顾自的穿过街道,穿过人群。

  “麒零!!”

  终于,银尘追到了一条人迹罕至的道路上,而青年也停住了脚步,他回过身,与银尘相隔几步的距离,面对面的站着。

  银尘激动的心都在颤抖,这张脸,他绝对不会认错。

  他迫不及待的迈出脚步,却突然被不知何时出现的吉尔伽美什按住了肩头,拉到了身后。

  “王爵,他是麒零,麒零还活着。”银尘急切的想要证明什么,可是后者却不为所动。

  “吉尔伽美什。”

  青年的嘴角带着若有若无的笑意,他将吉尔伽美什打量了一番,准确无误的叫出了吉尔伽美什的名字。

  “据说是水源最强的王爵,幸会。”

  而后他又重新看向银尘,轻轻的道,“银尘。”

  银尘冰雪般面容因为这一声呼唤而展露出惊喜之色,他银灰的瞳孔里流露出可以称之为喜悦的光芒,可是这些美好的情感只来的急刚刚浮现,便被青年接下来的话冻结在了原地。

  “抱歉,我不是麒零,麒零的确已经死了。”青年缓缓的说道。

  “但是银尘,他的遗愿是希望你可以好好活下去。所以这枚玉佩,我想还是交还给你吧。”

  青年摊开掌心,其上静静的卧着一枚承载着光与记忆的玉佩,那是曾经银尘在临死之前,托吉尔带给麒零的。

(四)

  西鲁芙惬意的坐在长椅上,身姿曼妙,看起来就像是一个十七八岁的少女。

  她双手托腮,红唇轻启,对着对面的青年说道,“我真的是太高兴了,居然可以再次见到你。”

  坐在对面的青年啜了一口茶,笑得很是无奈,“可是你看起来一点都不意外啊。”

  “这个是自然。”西鲁芙俏皮的眨了眨眼睛,这让她看起来更加俏丽可人,一点也不像一位权高位重的女王。

  “毕竟那位少年太嫩了,他并不适合这个残酷的魂力世界。”西鲁芙补充道。

  “哦,对了,我该称呼你什么?零度?天空?”西鲁芙刻意顿了顿,笑意盈盈的望着青年,有些不怀好意,“还是叫你那位少年的名字,麒零?”

  “你随意。”青年并不介意冰雪女王的小小打趣。“误认的人多了,我并不介意用这个名字。”

  “唉,无趣。”

  西鲁芙大大的叹了口气,果然调戏起来还是赫赫最趣。

  “时间过得好快啊,这都二十多年过去了。”西鲁芙歪着头,突然感叹道。

  “是啊,你都成小姑娘变成老姑娘了。”青年补刀道。

  西鲁芙的额角一跳,于是青年手边的茶杯应声而碎。只是茶杯中的水尚未倾洒,便被冻成了一个漂亮的冰雕。

  晶莹剔透的,是一只小小的皇冠。

  西鲁芙瞥了一眼早有准备的青年,哼了一声。

  青年将冰晶铸就的皇冠推到西鲁芙面前,道,“脾气还是这么大。”

  西鲁芙接过皇冠,轻轻摩挲,她垂着卷翘浓密的睫毛,娇嫩的红唇带着微微笑意。突然,她扬起美艳动人的脸庞,语气无比骄傲和自豪,“我做到了哦,天空,集皇权与宗教权利于一身,受万民敬仰,前无古人,大概以后也不会有来者。”

  “我是因德的女王,我要兴盛因德。”

(五)

  银尘攥着玉佩,也终于,补全了关于麒零的记忆。

  那是他潜意识一直在逃避的,因此也被刻意遗忘了的,他曾经所做的抉择,他在他的使徒和王爵之间,选择了后者。

  他抛弃了麒零。

  “你不是他的王爵吗?”

  天束幽花站在默然坐于案前的银尘面前,居高临下的俯视着银尘,气势咄咄逼人。

  她面露鄙夷与嫌弃,极尽尖酸刻薄的冷嘲热讽,字字句句都像利剑。

  “对哦,你现在是吉尔伽美什的大天使了,拥有四象极限的天赋嘛,七度王爵的灵魂回路早就被你舍弃了。”

  “被你舍弃了,就像麒零一样。”幽花嗤道。

  “所以麒零有没有事,你当然不会察觉得到了。”

  “幽花!别说了!”

  因为灵犀动荡而赶到的鬼山莲泉,拦住了情绪不稳的幽花,可是这个跋扈蛮横的女孩子,依旧恶狠狠的道,“银尘,你还会在乎他吗?”

  她像恶鬼一样在莲泉怀里挣扎,豆大的眼泪从眼眶滚轮,她喊的歇斯底里,声嘶力竭。

  “你们王爵,都是一个德行,恶心!”

  “幽花!”

  砰——

  红色的血雾遮盖了莲泉的双眼,她怀里的幽花像个血袋子一样,被炸开了无数个血洞,鲜血如同喷涌的泉水流了一地。

  她最担心的事情发生了,吉尔伽美什回来了。

  “没有人教你该怎么说话吗?”

  吉尔伽美什阴沉的目光扫过鬼山莲泉,又扫过奄奄一息的天束幽花。他心底压抑着暴风一样的怒气,可是表面上看起来却依旧平静。

  可越是这样的平静,反而越让鬼山莲泉发自内心的害怕。

  “如果没有,那么我可以代劳。”

  “吉尔王爵!”鬼山莲泉突然跪到了吉尔伽美什的脚边,她将的额头磕在地上,声音颤抖着,“你饶过她吧,是我没有看管好她,让她跑了过来,我是她的王爵,这是我的责任,我会管教她的…”

  “王爵。”

  银尘看向吉尔伽美什,轻轻的唤了一声,只这一声,吉尔伽美什便知道了银尘的意思。

  “幽花说的并没有错。”银尘道,“这是我自己的选择,没有人逼我。”

        “所以我可以承担后果。”

  永生之阵在天束幽花的身下散发出柔和的光芒,她直挺挺的倒在血泊里,双眼溢满了泪水,突然呜呜的哭了起来。

  她觉得心口好疼,好疼啊。

  她想,再也没有人任她飞扬跋扈,打不还口骂不还手,再也没有人温柔的保护她的敏感与自卑,任她欺负。

  她想他啊,可是那个少年再也回不来了。  

(六)

  风津道最深处的峡谷里,风雪肆虐到完全张不开眼。黑发青年撑开气盾,终于在铂伊司的指引下找到了立在风雪中的半刃巨剑。

  巨剑露着横断面,几乎要被风雪淹没。

  青年唤出风津,只见两柄断剑的断面竟完全吻合在一起,断痕上一道光芒闪过,剑周风雪散去,露出嶙峋石地,光芒再褪去,断痕早已不知去处,只留下一柄完好无损的风津。

  风津镇在高耸入云的岩壁前,瞬间将肆虐的风雪尽数遮挡在了因德的最北面。

  两人撤了气盾,铂伊司颔首道,“多谢。”

  青年莞尔一笑,“客气了,权当还你们当年救命之恩。”

  铂伊司站在青年身侧两步之处,他望着透明墙壁外的茫茫雪白,突然问道,“你真的不打算留下来吗?”

  “天空,你曾是因德的神。”

  “可我现在不是了。”青年闻言笑了笑,他的眉眼弯起,很是好看。

        “西鲁芙才是因德的神。”

  铂伊司稍作沉默,继续道,“因德和亚斯兰大概过不了多久就会宣战了。”

  “如你所见,因德的环境一年比一年恶劣,在因德穷途末路之前,我们必须要为因德的人民寻找其他的去处。”

  “而你在大陆上的实力,是压倒性的。”

  他看向青年,看进他如墨的瞳孔之中,仿佛看进他的魂魄里。

  他要他一个肯定的答案。

  “铂伊司,你在试探我吗?”青年指了指风津,说道,“你看,我都把它留在这里了。留在这里,替你们守护因德。”

  “我已经叛离了我原来的世界,并不想参与你们世人的权利之争。”

  “更何况,你,西鲁芙,还有吉尔伽美什,你们都是这个世界上的意料之外。白银祭司的实力,早就被你们削弱的分崩离析了。”

  “那银尘呢?”铂伊司又问。

  “你从最一开始就一直寄居在这个完美容器里,那位少年见过的,你都见过,那位少年感受过的,你也都体会过,对于银尘,你真的可以放手不管吗?”

  “可以。”青年沉默良久,才终于答道。

  “各人有各人的选择,对于银尘,我不会强求,也不想强求。”

  “铂伊司,我始终只是旁观者,我并不是麒零。”

(七)
  
  青年张开眼,眼前一片空茫,而后他听到有人在背后叫他。

  “原来你长这个样子啊。”

  青年回过身,看到了身后的黑发少年,他漆黑的瞳孔像蕴藏了星辰,灿烂的笑容像极了暖阳。

  少年摸了摸下巴,将青年上下打量了一番,“帅是很帅啦,只是比我差了那么一点点。”

  青年翻了个白眼,算是对少年无声的嫌弃。

  “虽然你没有我帅,但是你比我厉害啊。”少年赶紧补充道,然后挠了挠头,开始嘿嘿的傻笑。

  “我要是能像你这么厉害就好了。”少年说道,“那样我就可以站在银尘身边,可以和他并肩作战。”

  “就可以不用处处被他照顾,被留在白色地狱外面了。”

  少年越说,眼中的星辰就越暗淡。

  “你说,我是不是很没用啊。”

  少年吸了吸鼻子,用袖口狠擦了一把发红的眼眶。

  “不是。”青年看着少年柔软的发顶,安慰道,“你不过是个普通人而已,别太苛责自己。”

  “你声音还挺好听的啊。”少年仿佛发现了新大陆,转眼就遗忘了那些伤心难过。

  毕竟,他没有办法恨银尘。

  “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少年问道。

  “天空。”青年答道。

  “那我以后可以经常来找你吗?你可不可以教我怎么变厉害啊?”少年一脸期待。

  可青年的目色却越沉越暗。

  最后青年说道,“麒零,你已经死了。”

  而后梦境破碎,归于现实。

  青年于黑夜中张开双眼,并不意外的,看到了那位在水源中犹如神一般存在的金发王爵,吉尔伽美什。

  “你果然获取了梦境的能力。”青年说着,起身坐于床沿,他用手捏了捏眉心,而后继续道,“风水交战在际,你却深夜出现在因德,说吧,找我什么事?”

  “可否请你守护银尘。”吉尔伽美什开门见山,虽是求人,却一点也不似商量的语气。

  毕竟他从来不做没有把握的事情,尤其是在他窥得了青年内心以后。

  “我不觉得银尘会喜欢这样的安排。”青年答道。

  “为什么这么做?”

  吉尔伽美什立于月色之中,周身散发出一层朦胧的光晕,看起来的确很像一方神袛。

        可是这个世上,从来没有真正的神。

  世人都有软肋。

  “因为他为我死过两次,我不想再有第三次。”

(八)

  棋子是单向棋子,有来无回。

  银尘跪在地上,瞳孔颤抖着,很是难以置信,慢慢的,他的眼底燃烧起怒火,却又再熄灭后,变成了深深的绝望。

  他的王爵,吉尔伽美什,怎么可以在这个时候将他送离帝都,如果真有什么意外的话,他又怎么可能独活。

  “王爵想要保护使徒,使徒却宁愿为王爵献出生命。”

  熟悉的声音突然响起,银尘睁大了双眼,他抬起头,冰雪沁润的瞳孔对上一双如黑夜般沉寂的眼睛。

  青年站在银尘身前不远处,依旧是如故的音容样貌。

  惊喜如一现的昙花,在银尘的眼中一闪而过,而后他突然反应过来,眼底的希冀就像被掐灭了的火种,散落成了尘埃。

  这个人,已经不是麒零了。

  “银尘,你能理解麒零的感受了吗?”青年居高临下,低声问道。

  银尘的脸上浮现出错综复杂的神情,他的胸口起伏,仿佛承受了很大的苦楚。

  “银尘,你后悔吗?”青年又问道。

  银尘咬了咬牙,手指狠狠的抓过粗砾的地面,染着鲜红攥成了拳头。

  “留在外面,或许还有一线生机。”

  他笑了笑,可是这笑却是万般无奈,身不由己。

  “你还有什么想对麒零说的吗?”青年矮身蹲下,与银尘视线平齐。

  银尘望着青年熟悉的脸庞,干涸的唇角动了动,最终低下头去,将表情藏进了阴影里。

  “对不起。”银尘说道。

  对不起。

  可是那个少年却再也听不到了。

  也再也不会露出他那阳光灿烂的笑容说,没关系。

  青年能够清晰的听到银尘努力压抑的哽咽,他的神色也终于柔软了下去。

  他伸手拍了拍银尘的肩膀。

  “银尘。”他说,“麒零并没有怪过你,他一直,都很想要再见到你。”

  “他想让你看到他的成长,也很想对你说,如果下次再有危险的事情,不要独去。他是你的使徒,你是他的王爵,就像你和吉尔伽美什一样,他也想要一直追随你。”

        “你曾是他的光,他很感谢你曾出现过在他的生命里。”

  (九)

  饥饿少女对幽灵防御,战线曾一度被推进亚斯兰的复地。那旷日持久的战争终于在两方幻术师几乎消耗殆尽的情况下,集中爆发于水源的帝都之中。

  魂力激荡的战场上,十二柄银枪组成的枪阵突然以雷霆之势嵌入大地,而后一道银色的身影翩然降落,立于吉尔伽美什身侧。

  鬼山莲泉于暴风之中回过头来,清秀的脸上浮现出一丝惊喜的神色,她知道,解铃还须系铃人,逝者已矣,心结开了,未来才有可期。

  ……

  男孩攀高去采果子,而后一个不小心,竟被倒挂在了树上。

  他大头朝下,眼巴巴看着散落一地的野果,又费力的抬起脑袋,看了看视线中倒立着的青年,而后咧开嘴,露出白花花的牙齿,干笑了两声。

  “这是第四次了。”青年满脸无奈,他手指微动,一阵风便托着男孩稳稳当的落到了地上。

  “谁叫我不会魂术嘛。”男孩耸了耸肩,从地上捡起果子擦了擦,塞到了青年手里。

  “好啦,我下次小心点,这个很甜,你尝尝看。”

  男孩看着青年咬了一口果子,这才开心的席地而坐,边捡着果子来吃,边又小心翼翼的用手帕包了些许放进背包里。

  “我昨天遇到了一个女孩子。”男孩突然想起了什么,说道,“长的倒是挺好看的,可是那个脾气啊,飞扬跋扈的跟个郡主似的。”

  “她说我看起来像一位故人,可是又说我长的一点都不像,然后她就开始发脾气。”

  男孩无奈的望了望天,然后转头问道,“是不是所有女孩子都这么莫名其妙?”

  “也不是,或许每个人都不止他表面上看起来的那个样子。”青年伸手敲了敲男孩的脑袋,起身道,“走了。”

  “诶,好。”男孩一骨碌爬起身,向着青年的背影追了过去。

  —完—

  世间多喧嚣,但愿心有阳光,不惧黑暗,可以护一人而终老。

光-9(无cp)

  饥饿少女对幽灵防御,战线曾一度被推进亚斯兰的复地。那旷日持久的战争终于在两方幻术师几乎消耗殆尽的情况下,集中爆发于水源的帝都之中。

  魂力激荡的战场上,十二柄银枪组成的枪阵突然以雷霆之势嵌入大地,而后一道银色的身影翩然降落,立于吉尔伽美什身侧。

  鬼山莲泉于暴风之中回过头来,清秀的脸上浮现出一丝惊喜的神色,她知道,解铃还须系铃人,逝者已矣,心结开了,未来才有可期。

  ……

  男孩攀高去采果子,而后一个不小心,竟被倒挂在了树上。

  他大头朝下,眼巴巴看着散落一地的野果,又费力的抬起脑袋,看了看视线中倒立着的青年,而后咧开嘴,露出白花花的牙齿,干笑了两声。

  “这是第四次了。”青年满脸无奈,他手指微动,一阵风便托着男孩稳稳当的落到了地上。

  “谁叫我不会魂术嘛。”男孩耸了耸肩,从地上捡起果子擦了擦,塞到了青年手里。

  “好啦,我下次小心点,这个很甜,你尝尝看。”

  男孩看着青年咬了一口果子,这才开心的席地而坐,边捡着果子来吃,边又小心翼翼的用手帕包了些许放进背包里。

  “我昨天遇到了一个女孩子。”男孩突然想起了什么,说道,“长的倒是挺好看的,可是那个脾气啊,飞扬跋扈的跟个郡主似的。”

  “她说我看起来像一位故人,可是又说我长的一点都不像,然后她就开始发脾气。”

  男孩无奈的望了望天,然后转头问道,“是不是所有女孩子都这么莫名其妙?”

  “也不是,或许每个人都不止他表面上看起来的那个样子。”青年伸手敲了敲男孩的脑袋,起身道,“走了。”

  “诶,好。”男孩一骨碌爬起身,向着青年的背影追了过去。

  —完—

  世间多喧嚣,但愿心有阳光,不惧黑暗,可以得一人而终老。

光-8(无cp)

  棋子是单向棋子,有来无回。

  银尘跪在地上,瞳孔颤抖着,很是难以置信,慢慢的,他的眼底燃烧起怒火,却又再熄灭后,变成了深深的绝望。

  他的王爵,吉尔伽美什,怎么可以在这个时候将他送离帝都,如果真有什么意外的话,他又怎么可能独活。

  “王爵想要保护使徒,使徒却宁愿为王爵献出生命。”

  熟悉的声音突然响起,银尘睁大了双眼,他抬起头,冰雪沁润的瞳孔对上一双如黑夜般沉寂的眼睛。

  青年站在银尘身前不远处,依旧是如故的音容样貌。

  惊喜如一现的昙花,在银尘的眼中一闪而过,而后他突然反应过来,眼底的希冀就像被掐灭了的火种,散落成了尘埃。

  这个人,已经不是麒零了。

  “银尘,你能理解麒零的感受了吗?”青年居高临下,低声问道。

  银尘的脸上浮现出错综复杂的神情,他的胸口起伏,仿佛承受了很大的苦楚。

  “银尘,你后悔吗?”青年又问道。

  银尘咬了咬牙,手指狠狠的抓过粗砾的地面,染着鲜红攥成了拳头。

  “留在外面,或许还有一线生机。”

  他笑了笑,可是这笑却是万般无奈,身不由己。

  “你还有什么想对麒零说的吗?”青年矮身蹲下,与银尘视线平齐。

  银尘望着青年熟悉的脸庞,干涸的唇角动了动,最终低下头去,将表情藏进了阴影里。

  “对不起。”银尘说道。

  对不起。

  可是那个少年却再也听不到了。

  也再也不会露出他那阳光灿烂的笑容说,没关系。

  青年能够清晰的听到银尘努力压抑的哽咽,他的神色也终于柔软了下去。

  他伸手拍了拍银尘的肩膀。

  “银尘。”他说,“麒零并没有怪过你,他一直,都很想要再见到你。”

  “他想让你看到他的成长,也很想对你说,如果下次再有危险的事情,不要独去。他是你的使徒,你是他的王爵,就像你和吉尔伽美什一样,他也想要一直追随你。”

        “你曾是他的光,他很感谢你出现过在他的生命里。”

光-7(无cp)

  青年张开眼,眼前一片空茫,而后他听到有人在背后叫他。

  “原来你长这个样子啊。”

  青年回过身,看到了身后的黑发少年,他漆黑的瞳孔像蕴藏了星辰,灿烂的笑容像极了暖阳。

  少年摸了摸下巴,将青年上下打量了一番,“帅是很帅啦,只是比我差了那么一点点。”

  青年翻了个白眼,算是对少年无声的嫌弃。

  “虽然你没有我帅,但是你比我厉害啊。”少年赶紧补充道,然后挠了挠头,开始嘿嘿的傻笑。

  “我要是能像你这么厉害就好了。”少年说道,“那样我就可以站在银尘身边,可以和他并肩作战。”

  “就可以不用处处被他照顾,被留在白色地狱外面了。”

  少年越说,眼中的星辰就越暗淡。

  “你说,我是不是很没用啊。”

  少年吸了吸鼻子,用袖口狠擦了一把发红的眼眶。

  “不是。”青年看着少年柔软的发顶,安慰道,“你不过是个普通人而已,别太苛责自己。”

  “你声音还挺好听的啊。”少年仿佛发现了新大陆,转眼就遗忘了那些伤心难过。

  毕竟,他没有办法恨银尘。

  “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少年问道。

  “天空。”青年答道。

  “那我以后可以经常来找你吗?你可不可以教我怎么变厉害啊?”少年一脸期待。

  可青年的目色却越沉越暗。

  最后青年说道,“麒零,你已经死了。”

  而后梦境破碎,归于现实。

  青年于黑夜中张开双眼,并不意外的,看到了那位在水源中犹如神一般存在的金发王爵,吉尔伽美什。

  “你果然获取了梦境的能力。”青年说着,起身坐于床沿,他用手捏了捏眉心,而后继续道,“风水交战在际,你却深夜出现在因德,说吧,找我什么事?”

  “可否请你守护银尘。”吉尔伽美什开门见山,虽是求人,却一点也不似商量的语气。

  毕竟他从来不做没有把握的事情,尤其是在他窥得了青年内心以后。

  “我不觉得银尘会喜欢这样的安排。”青年答道。

  “为什么这么做?”

  吉尔伽美什立于月色之中,周身散发出一层朦胧的光晕,看起来的确很像一方神袛。

        可是这个世上,从来没有真正的神。

  世人都有软肋。

  “因为他为我死过两次,我不想再有第三次了。”